2014年2月19日 星期三

萬病之王The Emperor of All Maladies

新書推薦 
辛達塔.穆克吉Siddharta Muknerjee
時報出版   2011年普立茲獎
文 / 黃達夫
記得筆者於1965年開始在美國費城兒童醫院學習血液學和腫瘤學時,小兒白血病的治療已展現突破性的進展,約有50%的病人能活過五年。當時的我們一方面為這件醫學上的進展雀躍不已,但另一方面卻為了這些小孩因病本身和治療所受的痛苦而感到非常不忍。那時候,我們必須日以繼夜地為他們輸血、輸血小板和白血球(當時是取自患慢性髓質性白血病的成人病人,現已不做),使用腎毒性很高的抗生素和剛進入臨床研究用的抗尿酸藥物。四十多年後的今天,小兒白血病的治癒率已躍升到90%以上,而治療的安全性更與1960年代不可同日而語,但是治療的痛苦和煎熬仍然讓人望之卻步。
癌症的威脅與人類的歷史以及醫療史一直如影隨形,而且,直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癌症仍然令人恐懼、困惑,而其醫療的極限,更常使得醫師及病人都感到無助與無奈。好消息是,在癌症醫療方面的進展,近年來已逐漸見到曙光。這片曙光來自基因和基因體的瞭解,其中最讓人感到興奮的是治療慢性髓質性白血病(chronic myeloid leukemia, CML)的基利克(Gleevec)口服藥(學名Imatinib) (參閱p.310-320)。從1980年末期至2000年初,經過在奧勒岡州立大學的布萊恩.杜勒克 (Brian Druker)和諾華藥廠的尼克.賴頓(Nick Lydon)的合作下,基利克的發明取代了之前病人必須經歷骨髓移植治療來追求一線生機所必須承受的不可言喻的痛苦。雖然慢性髓質性白血病的病人人數並不多,但此藥的發明是近年來癌症醫療的一大奇蹟;雖然這個奇蹟不能被複製在其他癌症上,但它將因而帶動其他更複雜的惡性腫瘤的進一步瞭解,進而發現治療的對策。
在發現基利克能治療慢性髓質性白血病的同時,很多基礎研究已逐漸發現癌症的發生是一個極其複雜的演化過程,很少來自單一基因的突變或因構造上出了差錯。其中基因的變化包括壓抑腫瘤基因的突變(例如Rb, p53等)、多個腫瘤基因(oncogenes)的突變(例如src, ras, myc等)。腫瘤的發生可以來自多個分子途徑(molecular pathways)的變化。所以要克服癌症,除了在慢性髓質性白血病對於單一基因突變的壓抑以外,還需要更多的研究和治療上的試驗。因此,儘管在今天似乎已看到了一線曙光,但是,要完全解決癌症的問題,我不得不說,未來的路途仍然崎嶇不平。
以疾病而言,「癌症」帶給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浩劫,同時也因而引發無盡醫學研究的動力,所以,近60年來在癌症研究上所累積的成果可謂無可限量。雖然,未來控制癌症的希望不可能一蹴可及,但卻令人樂觀以待。
個人投入癌症醫療與研究工作已屆47年,這中間讓我見證到不論是病人、醫療照護者或研究者,在對抗癌症的路上充分表現出人類克服困難的韌性、堅持和創新能力,同時也讓人看到人性不可避免的傲慢(hubris)。當作者辛達塔.穆克吉將這部人類的抗癌史客觀地展現在我們面前時,我們除了讚嘆他七年努力的豐碩成果,更感謝他將癌症醫療研究史整理成冊,使得廣大讀者有機會認識癌症醫療及研究的辛酸、坎坷和無私奉獻的歷史。

從事此工作讓我們見證了許多有名及無名英雄所遭遇的挫折與對專業的執著。我更不禁為無數身受「萬病之王」折磨的老、幼、青壯病人的經歷心痛、感嘆,我們切切不能遺忘他們在癌症醫療發展史上所做的貢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