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9日 星期三

從2012倫敦奧運開幕式對健康醫療議題的發想


/ 林彥妤(台北醫學大學助理教授)

        倫敦經過一番激烈的與紐約與巴黎對手城市較勁,取得2012夏季奧運主辦權。尤其在前一屆2008北京奧運大陣勢開幕式設計壓力下,近代世界文明領導級大哥自居的英國如何在開幕式向全球觀眾做自我表述呢?當倫敦奧運籌備處選定Danny Boyle2008年以Slumdog Millionaire贏得八項奧斯卡獎項的導演)為藝術總監,主辦單位大概心理有譜,他们將傳遞什麼訊息給世界了。

        Boyle導演稱職地帶領團隊達成這項富於創新、趣味與文化意涵任務。例如:他出人意表地安排智勇雙全和神通廣大007情報員到白金漢宮引導英國女王搭上直昇機飛奔奧運現場,並以高空彈跳方式出場。這天外飛來一筆的想像力讓人不得不對Boyle導演脫帽致敬。結合皇家與流行電影明星同台演出,並安排86歲英國女王不懼老骨頭會散成一地的配和演出(當然,替身得了奧運當局象徵性的一英鎊酬勞),不只大大滿足人們對007全能者似的嚮往與認同,更是顛覆一般人對英國王室尊貴到不可跨越之距離感的刻板印象。導演臻於的藝術境界戲劇呈現實在令人激賞。Bravo! 

        開幕式的取材也是別具用心。誠如這回奧運的主旨設定是:inspire a generation (啟導這世代)Boyle導演著重在什麼是對人類重要的事(the humanity of this show is what’s important)的演繹。 例如介紹在英國發源的第一次工業革命(1759年)時,固然是敘說英國引以為榮的科技發展表徵英國文化就是帶動世界文明進展,他同時提醒大家在享受工業革命帶來便利時,別忘了「科技進展所演伸的災難的受害者常是首當其衝的低階民眾。」因此,煙囪的濃煙不只代表奧運標誌金五圈鑄成過程(科技成就),也隱喻在1775年為職業醫學濫觴的重要指標性事件─Percivall Pott醫師發現掃煙囪工人容易得陰囊癌,這是癌症與職業公害相關的首例。

        Boyle導演以生活型態變遷來描繪文化變遷,因涵蓋層面很廣泛,本文僅就與健康醫療向度做討論。他首先為我們勾勒出健康的情境脈絡(context)─對比第一次工業革命前後的生活型態轉變─由農莊變成工業都會式生活。接著是聾啞兒童很寫實地穿著英國兒童晚間9點之後(開幕典禮時間)的衣著─睡衣唱英國國歌登場,不只表徵英國對殘障族群的接納與尊重(維護基本人權),也流暢引介英國另一個引以為傲的兒童健康福利成就─世界級先導型兒童醫院,Great Ormond Street Children’s Hospital GOSH。這一全球首創兒童專屬住院醫院是在1852年,Charles West醫師有感於門診病童無後送的病房所促成。GOSH醫護人員引導小病人入睡場景也表達創辦人West醫師對護理人員的貢獻特別重視。他認為兒童無法用言語表達他们的病況,唯賴護理師成為細心觀察才能協助醫師做診斷治療。尤其孩童住院時,除了全程照顧,護理師常是幫孩子講睡前故事消弭孩童對黑暗恐懼的無二人選。因此。護理師的愛心照顧是兒童病得康復的重要治療因子。

        這時朗誦J.M. Barrie的小飛俠當床邊故事 是當代兒童文學作家J. K. Rowling哈利波特的創作者)。這樣不只巧妙地介紹英國重要文化資產之一的兒童文學,也將兩位著名英國兒童文學作家在GOSH發展上扮演關鍵性角色事蹟串連起來。在1858年「苦兒努力記」 的作者迪更司就曾積極募款才讓GOSH安然度過第一次財務危機。1929年,J. M. Barrie將版權捐給GOSH做為院務發展基金,使得在過去80多年中,長不大的小飛俠幫助了無數的GOSH病童長大。160年前GOSH從原初創辦時所灑下的種子─10床兒童病院,因著這些對兒童福祉關心並具社會責任的善心人士支持下,今日已發展到擁有50種次專科近乎世界翹楚的兒童醫院。正如這次奧運會場的聖火點燃儀式設計所強調,這不再是個人英雄時期而是團隊合作時代。因此,聖火由7人小組共同點燃(7在西方世界代表完全的數字)。
        接著伏地魔(Voldmort, 哈利波特故事系列中代表死亡)把病童的病床給掀了、護理師也驚惶地亂了陣腳。 這時象徵英國的國家健保制度(National Health System, NHS)的保護傘的Mary Poppin奶媽撐著雨傘裂天而降來解除這場危機。Mary Poppin1964年華德迪斯奈(Walt Disney)以倫敦1910為場景,描述富童趣的奶媽(由真、善、美電影女主角安得魯斯主演)如何讓孩子從嚴格家規中釋放出來,擁有一個富有想像力之童年的結合動漫與真人劇情片。隨著科學醫學的進步與醫療制度完整化,NHS最被社會稱許的時期也就是Mary Poppin當紅的1960年代。因此,選用1960年代Mary Poppin手拿的大傘喻表NHS是很精準。
        儘管NHS立意良善:要將選擇性地照顧族群的慈善事業,變成普遍性由社會分攤負責的福利政策方案,好讓經濟收入不佳的民眾也能接受基本的醫療照顧。然而它也遭遇所有社會保險醫療所面臨的共同難題:資金不足與管理不易。然而,受NHS存廢影響最大仍是社會較底層供不起醫療費用的民眾。因此,奧運與Danny Boyle共同為社會弱勢發聲,期盼NHS不可倒閉。導演這樣的觀察與思維與他出身於篤信天主教的愛爾蘭後裔之工人階級家庭不無關係。他雖透過吸取大量文化與藝術養分擠身進入戲劇界,仍心繫弱勢族群(英國工黨社會主義色彩)。難能可貴的是他可以在冷酷現實中靈活運用英國文化寶藏如莎士比亞、彌爾頓等古典文學、代表領地風情的民謠、和與披頭四為首等流行音樂來串接場景,在幽默中不失溫潤不只讓保守派也能接受這樣的劇情,更展現英國的文化精緻度能以這樣出神入化的演出來反映時代脈動,讓全球觀眾同慶祝、歡樂、甚至得到啟發。
         這回奧會也利用電子牆(英人Tim Berners-Lee首先發明了網際網路)讓大家一起來紀念無法一起觀賞2012奧運的至親好友,也凸顯奧運在人類情節性記憶(episodic memory)上有著重要地位─每逢「佳節」倍思親。此一幕也為下一個人類重要課題(面對死亡)詮釋做了鋪陳。如同在夜深時,大人為小孩講述床邊故事,人都不免一死,大會如何為在死陰幽谷中的人說些什麼故事來消弭焦慮呢? 他們在眾多英國聖詩中挑選Henry F. Lyte寫的Abide with Me (與我同住)。這首歌除了與世界足球賽的淵源(自1927年起是世足賽閉幕必唱的歌)之外,1847Lyte作詞時,自己已罹患肺結核與非常接近他人生的盡程(寫完這詞的3週後,他離世了)。因此,這詞反映他面對死亡的心景與對永恆的盼望:

        Abide with me: fast falls the even tide, the darkness deepens, Lord, with me abide
    When other helpers fails, and comforts flee, Help of the helpless, oh, abide with me. 與我同住,夕陽西沈迅速;黑暗漸深,求主與我同住。安慰消逝,其他幫助具無,無助之助,求您與我同住

Be thou Thyself before my closing eyes, Shine through the gloom, and point me to the skies. Heaven's morning breaks, and earth's vain shadow flee. In life, in death, O Lord, Abide with me.我正閉目,願您在我身邊,照明幽地,指我向著諸天,天晨破曉,夜影消散盡無,或生或死,求主與我同住。

        如這歌詞所說,人在面對生存孤獨與無力感時,永恆共依存的關係是最能安定人心。因此abide (表達持續同在)在這歌詞不斷被強調。似乎Boyle導演也表達無論科技如何進展、藝術如何不朽、人終將難免有一死。因此,他不迴避這項重要生命議題,而這項課題也與健康制度息息相關?生命固然神聖,但抵擋自然死亡來臨逃避面對死亡,在醫院就不乏「有心跳的人不是都活著」的現象,病人、家屬與社會所需付出的代價真是承擔得了嗎?是頗令人五味雜陳?

        不只是個人生命接近尾聲,大環境上面臨衝擊也會讓人覺得孤立無援。例如今日當產業不斷往工資低廉外移對策中,已開發國家中令人堪慮年輕人的高失業率,(據調查英國應屆大學生畢業後失業率達50%)英國奧會似乎以古寓今,藉此詩歌安慰並為大家打氣。遙想在1847年時,英國外有對岸法國的大革命對英國王室的存留的衝擊,內有工業革命後引發的健康問題陸續被發現,英國竟然能安撫社會不安且闖出維多利亞的盛世成為世界一等一的強國?!有歷史學家就歸因於當時意識型態的反省與宗教復興,因而有一群既有概念並盡責有操守的人在實踐面推動兩黨政治制衡與落實社會福利制度。反觀今日我們遇到社會問題時,常急切想找出對策卻缺乏系統性的瞭解,最後就會淪為「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疲於奔命於一個又一個危機處理。然而,人都是有限。因而這首歌也是當年用和平方式為印度爭取的權益甘地 的最愛─「其他幫助具無,無助之助,求您與我同住
        大會選Emeli Sande (全英流行音樂排行第一)演唱這首歌也是很具賣點。一是她是混血兒─父親來自非洲的Zambia母親是英國人,表徵英國對於種族融合的正面肯定。二來,她今年25歲,三年前才正式專職從事歌唱與作曲。之前她曾在Glasgow大學念醫學系念到大四,最後決定休學轉而拾起10歲時就有夢想,代表英國願意給予年輕人舞台並鼓勵年輕人做生涯探索。
        Boyle導演期許這次開幕式中每一個人都是參與者,無人是旁觀者。他做到讓這樣的演出達到跨越時空與文化地域界線經典之作的境界。或許在大家驚艷於2012年倫敦奧運展現,也可以反思Boyle導演在接受訪問時,帶點氣憤表示:「很多人認為有容易的路(an easy way)???然而,好作品都是千錘百鍊而得。」「台上10秒鐘,台下10年功」在大家稱之為天才的Boyle表現依然適用,時下流行「精品(醫療照護、教育百年樹人)可以在彈指之間速成」的全能者迷思是否值得再思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